首頁  >  新聞發布  >  國資報告  >  重磅信息 > 正文
中鋁東輕公司:銀色脊梁 鋁業搖籃

文章來源:《國資報告》雜志  發布時間:2019-12-13

在鋁行業,101廠,也就是中國“一鋁”的名頭無人不知。

建設東輕公司的初衷,是為了保障國家安全。67年來,東輕公司風雨兼程,有過榮光,也有徘徊。東輕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范云強認為,無論哪個階段,都不能忽視東輕公司給共和國戰略安全做出的貢獻,為國防事業打下的堅實物質基礎,為中國工業發展挺起的銀色脊梁?!岸嗄陙?,東輕公司幾代人為此付出了汗水、鮮血乃至生命。從原子彈、核潛艇、導彈到航母、天宮、國產大飛機,都凝聚著東輕人的心血,體現著東輕人的擔當?!?

東輕出產品,也出人才。

多年來,中鋁集團始終引領著我國鋁鎂加工發展的大方向,貢獻了絕大多數的行業標準和先進技術,而東輕公司作為中鋁集團鋁加工的核心骨干企業,為行業培養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為發展進行了一次又一次創新,做出了巨大貢獻。直到現在,鋁加工行業處處都有東輕人的身影,被譽為中國鋁加工行業的人才搖籃。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的尉建行,現任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局長肖亞慶,鋁加工行業的唯一院士曾蘇民等多位領導和專家都曾在東輕工作過多年。據統計,這里走出的省部級干部有十多人。 

高起點

落后就要挨打,是近百年近代史上,無數先烈鮮血寫成的深刻道理。

建立人民政權之后,站起來的中國人迫切需要建立起屬于人民的強大武裝,尤其是要建立人民空軍。

銀鷹翱天,離不開鋁。在常用金屬中,鋁輕而韌,是航空航天最常見的原材料。但白手起家的新中國,連一家鋁加工廠都沒有。

1952年,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四位領導同時在一份文件上簽批,同意在哈爾濱籌建新中國第一家鋁加工企業。

在侵華日軍731細菌工廠的廢墟上,大批剛剛脫下軍裝的建設者,打下了第一根地樁。列入“一五”期間156項重點工程的東輕公司,在肥沃的黑土地上拔地而起,為了保密,代號為“101”。

“當時,東輕是高度計劃經濟,中央給東輕配發了專用電臺,便于直接向國家計委匯報情況,生產計劃等是直接服從國家計委安排的?!痹跂|輕工作了30多年的黨委副書記萬時云介紹說,當時東輕在國家工業體系中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

1956年,東輕廠正式投產,鋁加工業無數第一從此誕生。1960年,中國第一根飛機大梁模鍛件——重達100公斤的殲六飛機大梁投入生產。恰值中蘇關系破裂,援建專家撤離。承擔著“一家供全國”任務的東輕人只能挺身而出。

在簡陋的廠房里,東輕人沒有經驗可以借鑒,沒有文獻可以查找,想盡辦法,終于摸索出了同類產品的全套生產工藝流程,結束了我國不能生產模鍛飛機大梁的歷史,打破了國外勢力對新中國的技術封鎖。

時任東輕模鍛車間技術主任、也是新中國第一代輕合金模鍛專家浦水根曾這樣回憶:“當時我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盡快地試制出殲六飛機大梁模鍛件,讓祖國的雄鷹早日飛上藍天,捍衛我們偉大祖國的領空?!?

中鋁集團首席工程師、東輕公司副總工程師王國軍說,那一代人沒有加班的概念,就是“以廠為家”。

1966年2月8日下午,東輕公司404車間氧化站氧壓機突然起火,為了搶救國家財產,保護工人們的生命安全,工人劉美泉挺身而出,沖入火海關閉要害閥門,避免了一場公司重特大火災事故的發生,而劉美泉卻因嚴重燒傷,經搶救無效,獻出了只有30歲的寶貴生命。

作為中國鋁鎂加工業的名副其實的“長子”以及很長時間里的“獨子”,東輕公司為國防軍工和國家重大工程研發、生產了大量的高新材料,新中國的無數個第一都鐫刻著東輕的名字,國產第一架戰機、第一枚導彈、第一顆原子彈、氫彈、第一顆人造衛星、“長征”系列火箭、“天宮”飛船上所使用的鋁鎂合金材料,都離不開東輕公司。也正因為如此,東輕公司形成了小批量、小品種、多規格的產品結構,目前的產品門類多達3萬多個。

因其在國防科技工業和國民經濟建設中的重要戰略地位,東輕公司受到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周恩來、朱德、鄧小平、江澤民、李鵬、喬石、李瑞環、尉健行、吳邦國、溫家寶等幾十位國家領導曾先后來東輕視察,對東輕公司的發展寄予重托和厚望。

新階段

東輕公司成長起來后,并沒有封閉保守。中鋁集團旗下的西南鋁、西北鋁等都是幾十年前東輕公司援建的,而這也幾乎是當時新中國鋁加工行業的全部力量。大批東輕人跟著項目遠走天涯,曾蘇民院士就是三線建設期間從東輕公司到西南鋁的。

不過,上世紀90年代起,市場經濟的推行,讓習慣了計劃體制的東輕公司吃足了苦頭,進入了漫長的轉型陣痛期。

2010年前后,東輕公司投資50億元,上了兩條非常先進的生產線。范云強說,由于建設周期長,產品結構不合理,生產規模沒有及時上去,導致資產負債率長期居高不下,2016年達到96.7%,每年的財務費用就達到2.5億元,把利潤全部吃掉都不夠。

東輕公司的問題還不止于此。因為歷史悠久,人員負擔沉重,最多時員工近1.4萬人?!皢T工7千人,產量卻長期徘徊在7萬噸,人均產能比同行企業有不小的差距?!?

東輕公司地處東北一角,遠離原料產地,距離最近的包鋁還有1800公里。市場基本在華東、華南地區,物流成本很高。如果僅僅是簡單加工的話,加工費連運費都不夠。加之東北是高寒地區,能源消耗大、單耗高,成本幾乎相當于南方的三倍。

此外,東輕公司的產品多是個性化的,營銷部門和生產部門之間經常產生矛盾,導致管理壓力很大。東北地區在吸引大學生方面也存在不小的壓力?!拔覀兲峁┑拇鲆h高于南方地區才能留下他們?!狈对茝娬f,如何引人、留人、用人,是我們目前面臨的制約性要素,可以說也是東北地區最大的挑戰。

諸多不利因素重重圍困,東輕公司脫身困難。

為解決上述問題,2016年,時任東輕公司董事長袁力提出,要上量、調結構,兩條腿并步走。

一方面,東輕公司在前期投資50億元進行系統翻新的基礎上,又投資了8億元進行填平補齊,使得產能達到了25萬噸,產量也有了大幅提升:2016年產量為8萬噸,2017年達到11.5萬噸,2018年達到13.7萬噸,2019年要達到14.5萬噸。

“只有做大規模,才能攤薄單位產品固定成本”。范云強說,這幾年東輕公司在艱難地爭奪市場份額的同時,還不斷分流冗員,截至2019年8月,員工人數降到了3100人。這使得東輕公司的人均產量明顯增加,人均產值達到100萬元。

產品結構方面,東輕公司一是繼續鞏固國防軍工產品,這是企業的政治責任也是經濟基礎;二是加快發展鋁復合材料和交通運輸材料;三是優化電子電氣和通用型民用產品。

其中,附加值更高的前兩類產品是東輕公司的發展重點。范云強表示,“鋁加工行業整體是供大于求,中低端產品的競爭只能靠價格,未來會有一批研發能力弱、資金實力差的企業被淘汰?!?

不過,附加值高也就意味著技術含量高。東輕公司在這方面恰恰是有深厚技術積累的。范云強說,即使企業最困難的時候,也對科研人員進行了傾斜,讓他們能夠保持相對較高的收入?!把趸X企業靠資源,電解鋁企業靠能源,鋁加工企業靠技術,人才才是第一資源。我們的人才雖然也有流失,但是有著很好的成長土壤。傳承有序沒中斷?!?

東輕公司生產現場

2018年,東輕公司的中高端產品占比達到60%,僅通過調整產品結構就増利3175萬元。

這三年來,東輕公司建成鋁鎂合金材料院士工作站。吸引中鋁中央研究院落戶東輕。東輕公司還與哈爾濱工業大學等高校院所開展合作,促進產學研深度融合,開發新合金、新規格產品56個,增加銷售收入10.5億元。2018年,東輕公司的科研投入在營收中占比超過5%。

同時,東輕公司不斷優化資本結構,去杠桿盤活資產4.3億元。3年來,公司負債率從98%下降到76.6%。

在體制機制改革方面,東輕公司歷史上進行過多輪探索。1998年就進行了公司制改革,2003年成為東北地區第一家移交三供一業的國企。2007年并入中鋁公司后,開始推行管理機構壓減工作。2018年,東輕公司組織機構壓縮35.7%,在崗人員減少34.7%,管理人員減少32.1%。

近兩年來,東輕公司的改革主要目標是激發人員活力。

比如,東輕公司建立了三條上升通道,技術、技工和管理人員。其中,首席技師的收入高于同級別的主任工程師,首席工程師的收入高于公司副總經理。范云強說,“總的原則就是技術含量越高、工作越艱苦的崗位收入越高?!背酥?,對科技隊伍有專門的激勵政策,只要完成立項任務就有獎勵。 

通過這樣一套扭虧組合拳,東輕公司逐漸走出了虧損泥潭。

2015年,東輕公司的經營利潤虧損-3.7億元,2016年為-1.8億元,2017年為-1.1億元,2018年為0.15億元。范云強表示,2019年的任務是全面扭虧脫困,上半年已經完成了3千萬元,全年有望實現0.5億元。

同時,員工收入從2015年的5萬元,達到2018年的7萬元,在哈爾濱算是中等偏上水平,2019年力爭接近8萬元,讓員工共享改革發展紅利。

“當前,東輕人的精神面貌很好?!狈对茝娬f,2019年東輕公司將實現本質性脫困。到“十三五”末期,產值要超過50億元,實現再造一個新東輕的戰略目標。 

老傳統

成立67年來,東輕公司屢創輝煌,也幾經坎坷。不過,任憑世事變幻,東輕人有些傳統始終不改。 

67年來,東輕人以廠為家的傳統始終不改。

“企業困難的時候大家盼著向好處發展,企業發展好的時候大家共同出謀劃策,在職、離職干部都把廠區當做自己的家?!狈对茝娬f,這種文化支持著東輕公司跨越了一個個障礙。

67年來,東輕人不惜一切代價服務國家使命的傳統始終不改。

比如,東輕公司是火箭膜片的唯一供應商。這是一種對生產工藝要求極嚴格的產品?!吧a出來的成品,要用強光手電,哪怕有一個針尖大小的瑕疵都無法使用?!睎|輕公司中厚板廠技術總監謝延翠說,每次生產一批,成品不足5斤,要投入十噸以上的原料,生產出來,要用最新的手套捧著,一片換一副,跟捧著嬰兒是一樣的。

萬時云說,像這樣的產品,無論定價多少,從經濟效益角度都不合算?!暗珫|輕要不干,國內就沒人能干,使命責任,別無選擇?!?

當年殲十一材料研制過程中,東輕公司引進了一套輥底式淬火爐,生產出來的航空板品質更好。主機廠提出,要把之前已交付的711片產品全部換成新工藝產品。這批材料退貨帶來623萬元經濟損失,相當于東輕公司當年的全部利潤。但是,為了給飛機提供更好的產品,東輕人沒有計較得失。

此舉感動了沈飛,也感動了上級主管部門,多次表示要支持東輕公司的發展。為此,東輕公司獲得了更多的國防軍工項目?!案梢豁棾梢豁?,掙個好效益,掙回好口碑,成為支撐東輕公司度過困難時期的主要動力?!比f時云說。

67年來,東輕公司重視黨建的傳統始終未改。

范云強說,東輕建廠以來,從黨委負責制,到黨委領導下的經理負責制,再到現代企業制度下堅持黨的領導,東輕公司始終高度重視黨建,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放松。

新中國成立70周年前夕,有著60年黨齡的東輕公司退休老同志李洪升,向黨組織交上了一筆5000元的特殊黨費。

李洪升7歲喪父,10歲喪母。東北解放后,他在黨的關懷下上了學,1955年進入東輕公司工作。李洪升說,“是黨培養了我一生,無論在過去還是現在,黨組織都給了我關心關愛。一個人一輩子可以忘的事很多,但我永遠忘不了黨的恩情?!?nbsp;

“實踐證明,企業發展好的時候,往往也是黨建工作做得比較好的時候;企業困難的時候,也是企業黨組織作用發揮的比較差的時候?!?nbsp;范云強說,出色的黨建工作,永遠是企業改革發展的根本保障。(《國資報告》記者 劉青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亚洲日韩在线a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