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發布  >  國資報告  >  重磅信息 > 正文
中國一重:重器“國寶” 輕裝前行

文章來源:《國資報告》雜志  發布時間:2019-12-13

通常,我們把國企稱為國之重器,以形容其在國計民生中的戰略地位。

重器不少,“國寶”唯一。

1962年,周總理在視察一重期間,正式提出了一重是“國寶”的說法。自此,這一說法廣為流傳?!耙恢厥菄鴮?,要銳意進取攀新高峰”,這是時任國家主席李先念在1986年的題詞。

大江東流去,“國寶”今如何?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國資報告》帶您了解中國一重65年的發展歷程。

創業

新中國成立后,百廢待興。發展現代工業,成為當務之急。建設能“生產工廠”的重型裝備工廠,是先決條件。

1950年2月19日,毛澤東訪問蘇聯期間,專程參觀了烏拉爾重機廠。在這里,毛澤東對周恩來說,“有朝一日,我們也要建立自己的‘烏拉爾重型機械廠’?!?

回國后,中央政府就把建設重型機械廠的事情提上了議事日程。

中國一重董事長、黨委書記劉明忠介紹說,決策初期,選址曾考慮過北京、武漢、齊齊哈爾三個地方。

籌備組幾經考察,認為齊齊哈爾冬季漫長,距離鋼鐵基地較遠,武漢則地勢不平、工程量大、動能缺乏。經過反復權衡,最后還是決定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富拉爾基建廠。富拉爾基是達斡爾語,紅色江岸之意。

當時,富拉爾基重型機器廠是由前蘇聯援建的我國“一五”計劃期間156個重點工程項目之一,工廠設計由前蘇聯負責。1954年確定建廠,1956年6月動工,1959年年底基本完成。

劉明忠說,工廠的建設得到全黨全國人民的關注和支持。

工廠建設期間,朱德、鄧小平、陳云、彭德懷多位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先后到工廠視察和指導建廠工作。王震將軍在這里了解到,工廠建設急需人才,他就調來了2000名軍官。這些握慣了鋼槍的手,拿起了各式樣的勞動工具,開始挖土、打樁。后來,他們中的不少人成長為一重的骨干。

重型機器廠的設備都很重,重到地球表面難以支承,建筑學上叫土壤承載力不足。為了給工廠打下堅固的地基,需要把上萬根十多米長,橫截面為350×30毫米的鋼筋砸進土里。

親歷者解冰回憶說,“冷天寒地,大地封凝,往凍土層里釘一個釘子都不容易,要把那么粗那么高的樁,密匝匝地砸入地下,談何容易?”

然而,對新政權、新生活飽含熱情的上萬名建設者——主力是華東野戰軍99師轉業而來的基建工程兵第五師(即中建二局前身),奮戰了一年,把這里的千年凍土加固成為地球上最堅實的地方之一,為75米的煙囪、40米的廠房、大型水壓機和連續震動的造型機、汽錘建造了最可靠的立足之地。

在當時,恢復經濟建設刻不容緩。因此,重型機器廠制定了“邊基建、邊準備、邊生產”的“三邊”方針。從1957年下半年開始,冷熱加工廠分別投產,為包頭鋼鐵公司設計和制造了1150初軋機,自行設計制造了12500噸水壓機,這兩大產品在當時都具有世界先進技術水平。

到1959年下半年,工廠基本建成時,其生產的機器產品產量就已經達到12078噸。對此,國家驗收委員會評價說:“富拉爾基重型機器廠的提前建成和兩大產品的生產,將使我國的重型機器制造業走上獨立制造大型軋鋼、冶煉、鍛壓設備的新階段?!?

坎坷

1960年10月,富拉爾基重型機器廠正式更名為第一重型機器廠。

然而,就在這一年,中蘇關系破裂,蘇聯政府將在廠工作的17名蘇聯專家全部撤走,停止供應設備和技術資料。

尚在蹣跚學步的一重,不得不加速奔跑。

看著剛剛接到手的3萬噸模鍛水壓機等超高難度任務,趙德生、劉炯黎為主設計師的研發團隊下定決心,要憑借自己的力量完成設計、生產任務。

那時的中國,什么都短缺。趙德生、劉炯們黎是啃著玉米面餅子,喝著涼水搞科技攻關的。經常加班加上營養不良,使得他們的身體非常虛弱,但他們硬是堅持下來了。

1962年,周恩來總理視察一重。他鼓勵大家說,你們這個廠可是“國寶”,為了建設它,我們拿出4億多人民幣,相當于每人投資一元錢,可是咱們的命根子啊。

周總理的關懷和鼓勵,為設計人員注入了強大的精神動力。就憑著這一股勁兒,他們挺過了文革等政治運動的干擾。經過漫長的攻關,3萬噸水壓機在1967年完成設計,1973年在西南鋁投入生產,至今仍然是西南鋁的鎮廠之寶。

期間,在國家的支持下,一重累計投入3億多元進行技術改造。專項裝備、核電裝備、鑄鍛件等產品相繼研制成功,并成為當前的主導產品。到了1978年,中國一重的生產能力達到了5萬噸。

然而,改革開放的開始,給一重帶來了全新的挑戰。

1979年,去北京開會的一重干部帶回一個壞消息:國家調整經濟計劃,一重正在生產的5套軋機下馬。此時,5套軋機已全部投料,但沒有出路,只能放在露天里,任風吹雨打。

國家不再給任務,一重人不得不去市場上找“食兒吃”。

多年來,因為供不應求,一重人習慣被用戶單位前呼后擁。哪知道,1981年,一重在富拉爾基召開首次訂貨會時,用戶根本不愿意來這個邊疆小城。

訂貨不足,現金流緊張,工資不能及時發放,科技人才不斷流失。一重陷入了困境。

為了求生存,一重不得不進行三大轉變:由過去主要靠吃生產建設飯,轉變為吃挖潛、革新、改造飯;由過去主要靠生產大型成套產品,轉變為也生產小型成套產品、配件等;由過去主要為冶金、電力、汽車拖拉機三大行業服務,拓展到為輕化工業等各行各業人民生活服務。

同時,一重以引進消化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外先進技術和自主開發相結合的方式,研制了一批具有世界先進技術水平的新產品。

1982年,東北輕合金加工廠進行軋機改造,引進美國一家公司的4條生產線。該廠和美方研究后,決定把機械部分交給一重生產。當時任東輕廠長的是后來成為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尉建行。他說:“我了解一重,信任一重,你們是國寶啊?!?nbsp;

與此同時,一重開始探索現代企業制度。

1984年,一重實行分廠制,1993年成為全國第一批集團公司。1998年起,一重開始把非主業企業剝離分流,并進行了取消干部行政級別、實行公開競聘等較為超前的改革探索。

2010年,中國一重股份上市,為一重進一步搏擊市場、戰勝各種困難挑戰,實現高質量發展提供了有力的制度支撐。

憑著“國寶”的美譽,靠著頑強的生命力,一重不僅度過了變軌期,還生產了1400超低頭板坯連鑄機等一批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產品,再次挺起了民族重工業的脊梁。

然而,由于東北地區受計劃經濟體制影響時間較長,一重的上述改革并不徹底,或者時有反彈。到了2008年,一重再度開始走了下坡路,2014年開始陷入虧損。

重生

2016年,劉明忠調任中國一重董事長、黨委書記時,一重的虧損已經達到了觸目驚心的程度,人均營業收入僅為28.75萬元/人,不到同行企業額五分之一。

“究其根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干部解放思想的程度不夠,對企業發展的信心不足,市場意識、服務意識嚴重缺乏,闖勁、沖勁、拼勁嚴重不足?!苯涍^深入調研,劉明忠認為,要想保持行業領軍地位、繼續保持獨立運行、繼續留在“國家隊”,中國一重的改革勢在必行,而改革就要解決思想觀念、活力動力、體制機制這三個核心問題。

東北是最早進入計劃經濟的地區,也是最晚退出的。

一些干部早已習慣于計劃經濟思維,“一重就是重,誰也拱不動”,“溜溜達達、兩千七八”心態不是個別現象。劉明忠到任后,一重在公司職能部門、各子公司、事業部及所屬分廠、班組三個層次開展了解放思想大討論系列活動,累計開展專題討論會180余場次,近9000人次參與,查擺出制約改革發展問題226項,有效破除阻礙改革發展的思想觀念和認識障礙。

為了進一步拓寬視野、提高站位,一重組織開展了系列對標活動,安排干部去國家行政學院、中央黨校以及在京高校分批分期輪訓。通過學習,大部分人意識到,一重已經到了不改革不行的關口。

對于那些思想仍舊僵化的群體,劉明忠采取果斷措施:將產品質量持久得不到改善的煉鋼廠領導班子和經營管理不善虧損的天津重工領導班子解散,通過市場化選聘方式競聘上崗,成效立馬顯現。

思想改造加重拳出擊,為后續改革打下了堅實的思想基礎。那么,改革究竟應該從哪開始呢?劉明忠認為,應該緊緊抓住三項制度改革這一“牛鼻子”,實現“一子落,滿盤活”,使企業發展活力、動力得到了有效激發。

精簡人員、壓縮機構、推進廠辦大集體改革、三供一業分離等歷史遺留問題改革,在劉明忠的主導下,一重從回避矛盾到解決矛盾,徹底解決了一重人員負擔過重、社會包袱較多的問題。

對于留下來的干部職工,一重從股份公司選聘副總裁開始,由上到下全面推進市場化選聘與契約化管理。通過簽訂《崗位合同書》,實現干部的“身份市場化”;通過《薪酬管理辦法》《業績考核辦法》《年度經營業績考核責任書》,實現了干部“管理契約化”。

同時,一重不斷完善薪酬分配、考核體系,拓寬人才晉升通道,讓員工充分享受到企業改革發展紅利,激發了干部職工憑本事、靠業績干事創業的內生動力和活力。

針對一重市場化意識淡薄,以生產為主導的舊有經營體系,劉明忠提出,要通過“225”管理創新體系的推廣,建立以市場為核心的新的經營機制。劉明忠和一重其他負責人帶隊,頻頻拜訪客戶。通過上述措施,中國一重從“一管到底”向“一追到底”轉變,從“以生產為主”向“以市場為主”轉變,從“以自我為主”向“開放合作”轉變。

“改革過程中,一重不斷加強黨的建設?!眲⒚髦艺f,無論是新中國成立之初、計劃經濟時代,還是改革開放之后、進入新時代,中國一重都高舉黨的旗幟,嚴格執行黨中央的路線方針政策和重大決策部署,牢牢把握企業發展的正確方向。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一重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創新性提出“一個思路、一個規劃、兩個體系”的黨建工作框架和兩個作用、三個保證、五項工程、五大體系、一個目標的“23551”黨建工作總體思路,不斷把黨建的政治優勢不斷轉化為公司改革發展的持續動力。

通過全面深化改革,一重形成了多元發展、多級支撐、多業并舉的新局面。2017年,一重扭虧為盈,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73.9%,利潤總額同比增長184.1%,2019年一重繼續保持良好發展態勢,快步邁向全面振興和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貢獻

作為我國 “工業母機”企業,一重成立65年來,雖幾經跌宕起伏,但始終不忘發展壯大民族裝備工業,維護國家經濟和國防安全,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競爭初心和使命,牢牢挺起了民族工業的脊梁。

據統計,65年來,一重開發研制新產品400多項,填補國內工業產品技術空白400多項,提供機械產品近500萬噸。這些產品先后裝備了以鞍鋼、本鋼、寶鋼、首鋼、攀鋼為代表的各大鋼鐵基地;以一汽、二汽為代表的各大汽車工業基地;以吉化、遼化、燕山和茂名石化為代表的石油化工基地;以東北輕合金、西南鋁加工廠為代表的有色金屬工業基地;以平朔、準噶爾為代表的大型煤炭生產基地;為以哈電、上電、東電為代表的電站設備生產基地提供了大量配套產品,有力地支援了國家經濟建設。

2018年9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中國一重。習近平說,先進技術、關鍵技術越來越難以獲得,單邊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上升,逼著我們走自力更生的道路,這不是壞事,中國最終還是要靠自己。

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勉勵下,一重在自主創新上再獲突破。

就在習近平總書記視察當天,一重承制的中廣核“華龍一號”示范項目首堆防城港3號核反應堆壓力容器實現了水壓試驗一次成功。目前,中國一重完成了全部國家示范工程“CAP1400”和“華龍一號”核反應堆壓力容器的制造任務。

其后不久,一重承制的世界最大2400噸石化技術裝備——鎮海沸騰床渣油鍛焊加氫反應器完工發運。該裝備的成功制造標志著我國超大噸位石化裝備制造技術再次領跑國際,彰顯了“大國重器”的實力。

2019年2月24日,一重承制的中石化茂名石化三臺2270噸鍛焊漿態床反應器,完成現場組焊,這不僅是中國首臺(套)漿態床反應器,也是目前現場組焊完成的世界最大鍛焊加氫反應器。2018年度國家科技表彰大會,中國一重一項科技創新成果榮獲特等獎。

“一重的初心,就是發展壯大民族裝備工業,維護國家經濟和國防安全,代表國家參與全球競爭?!眲⒚髦艺f,如今,一重的制造能力已經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實現了從“跟跑”向“并跑”“領跑”的重大轉變。(《國資報告》記者 劉青山)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亚洲日韩在线a视频在线观看